皇冠滚球网站|官网移动版

首届传媒观察者峰会闭幕:80后广撒英雄帖掀起江湖风口

来源:传媒大观察 | 作者:赵治国 | 2015-06-11 10:54

峰会的成功举办为自媒体的发展历程砸实了一块里程碑,更给传统媒体、新媒体、自媒体人都留下了很大的思考和幻想空间,会议背后的内涵会远远超过今天我们的收获。
扫码手机轻阅读

前几日,一场名为“中国传媒观察者年会”的高峰论坛在深圳。会议闭幕后,一家媒体总编辑如此评论:

峰会的成功举办为自媒体的发展历程砸实了一块里程碑,更给传统媒体、新媒体、自媒体人都留下了很大的思考和幻想空间,会议背后的内涵会远远超过今天我们的收获,感谢陈子和大观察团队为传媒行业做出点探索和付出,我说的是心里话,陈子这个峰会震撼到我,我正在反思自己作为一个新媒体团队头羊对业界发展认知的局限甚至是偏差,如果说曾经还有那么一点传统媒体人的优越感,今天以后要低头看路了。

另一位参会的纸媒高管投书观察君,特此全文照发,让我们看看这位85后好网民是如何掀起这次江湖风口的。

六月的深圳,风云激荡。

6月5日和6日,一场集结了全国30多家主流媒体近百名高管及部分自媒体红人的中国传媒观察者年会在这里举行。一南一北两大新闻学院给予学术指导,30多家报纸、门户网站及自媒体新贵等业界领袖参与,还有延参法师、点子正这样的极具个性色彩的自媒体红人,齐聚一堂,纵论媒体生死,畅谈传媒未来,激情碰撞,火花四溅。

一时间,传媒江湖为之波涛云涌,唇枪舌剑,而当浮华落尽,传媒江湖的未来究竟在哪里,未来的媒体融合之路究竟该如何走,却是学界和业界在畅所欲言之后需要深刻思考的。

掀起传媒圈这个风口的,却是一群出生于1985年之后的年轻人,一群享尽互联网红利的自媒体人。而这场云集百位50、60、70后大佬的峰会召集人,正是一位被媒体评论为“中国好网民”的薛陈子,他出生于1988年。

广撒英雄帖:谁能洞悉未来传媒的方向

薛陈子未上过大学,年幼起便闯荡媒体江湖,曾在互联网公司和传媒咨询机构供职。微博兴起后,2011年2月15日,薛陈子注册成立了“报纸观察”的微博帐号,24小时关注评论媒体行业的事件。初期以发布各大报纸的每日精彩版面为主,或点评或批评,甚或对不当或失误的媒体行为进行监督。像在“90后女孩用身体换旅行”假新闻事件中,就是其第一时间发现真相并辟谣。

在此期间,薛陈子是个典型的自媒体人,没有固定工作,没有固定收入,但他最大的收获是慢慢积累起了500位以上的中国媒体高层人脉,并架构了一条传媒学界与业界沟通的桥梁。

2014年,“报纸观察”升级为“传媒大观察”,由单一附着媒体属性的微博平台,变身成为拥有微博蓝V、微信公众号、门户网站的综合性新媒体矩阵,同时也找到了自己的投资“金主”。

早在2015年初,薛陈子在他个人的微信朋友圈里,拉了100多位媒体高管进群,在不停地发红包与抢红包的间隙,大家有了举行一次传媒观察者年会的动议。经过认真的筹备,这场命名为“中国传媒观察者年会?夏季峰会”的主题论坛确定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深圳举办,薛陈子和他团队中的四名年轻的85后、90后的萌妹子则具体操办会务组织。

英雄帖撒遍天下,最终,以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为代表的学界,以羊城晚报、北京青年报、都市快报、深圳晚报为代表的纸媒,以搜狐网为代表的门户网站,以新浪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媒体,以一点资讯、今日头条为代表的新媒体聚合平台,以熊猫自媒体联盟为代表的自媒体达人,以延参法师、点子正为代表的网络红人,以左右沙发为代表的广告主,就像是武林中的各大门派,挟自家的独门暗器与看家绝技,在雷雨季节的深圳上演风云对话,洞悉传媒的未来方向。

闭关论生死:“互联网+报纸”可能是正确的融合路径

6月5日,先期抵达的20位主流媒体的总编辑,举行了一场高层闭门会议。在这场既有“闭门思过”又有“闭关反思”双重意味的会议上,报纸会不会死,门户网站和新媒体的未来在哪里,面对“互联网+”的全民浪潮,媒体融合的正确姿势应该是怎样的,这些事关生死的话题,让在暴雨中召开的闭门会议有了几许沉重而晦暗的色彩。

2015年的第一季度,对传统媒体来讲是个继续断崖式下滑的季节,2015年第一季度传统媒体广告普遍遭遇困境。有关机构的监测数据显示,整体来看,除户外广告有所增长外,其他媒体广告都在下降。其中,电视广告下降2.9%,资源量则下降9.9%;广播广告下降5.4%,资源量也下降10.8%;户外广告增长4.4%,但资源量却下降3.4%。而平面媒体则在持续下降,状况最为严峻的报纸广告降幅达到29.5%,资源量下降30.8%;杂志广告下降11.6%,资源量下降20.7%。其中报纸的降幅已接近追平2014年全年的中国报纸总体零售量的下滑速度30.5%。

与会者多是各大报纸、网站的总编辑,他们谈论较多的也是互相询问收入下降了多少,有没有什么可增长的好创意、好策划,反而对内容方面议论的较少。都市快报总编辑朱建透露,该报2014年的利润有6000多万元,在业内算是一个奇迹性的数字,但尽管如此,比照杭报集团8000万元的考核利润,该报的努力依然是不及格的。这一点说明,当下纸媒的运作相当艰难,报纸的商业模式也变得十分脆弱。

在圈内以星相学闻名的东方卫报副总编辑于洁尘,则给媒体融合“占了一卦”。在她看来,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做媒体融合,但路径似乎不对,从模式上看,都是“报纸+互联网”,还是传统的报纸思维;但如果顺序颠倒一下,“互联网+报纸”可能才是合理的,才是真正符合互联网思维的。

北京青年报常务副总编辑田科武则结合旗下“政知局”、“团结湖参考”两个微信公号的运营实践,认为报纸转型并非那么艰难,关键是两点,一个是深耕内容,把内容做到极致,第二个则是本地新闻的垂直化。

相对于报纸总编们的焦虑,门户网站和新媒体的代表则更多地着眼于内容建设。从南方都市报离职转任搜狐网总编辑的陈朝华,他的感受是,只要有空间,像深度报道、评论中各种稀缺性的观点等这类报纸的强势产品,在网站等媒体平台上可以得到更快的体现。在他看来,互联网过去一直在做加法,想让别人死,现在是不断地在做生态,希望别人活,好的媒体生态才会有好的未来。

一点资讯总编辑吴晨光也认为,优质的内容能满足用户的需求,把优质的内容分发到千人千面的用户手中,恰恰是一点资讯这样的新闻聚合平台的追求。

七剑下天山:不能适应时代的媒体都会被淘汰

6月6日,在为期9个小时的峰会论坛上,围绕着“方向?盘”的主题,七场对话次第上演,各门各派轮番登场,共议媒体融合大背景下的传媒发展方向。

一如既往,“报纸会死吗”这类耸人听闻的话题引领了论坛的第一个悬念。而两名传媒老兵理智的回答在学界与业界间找到了共同点。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尹明华认为,我们曾经把所有改变的希望寄托于不会死,但是事实上每一种声音在它出来以后就开始走向死亡。因此不适应社会变化的这部分纸媒就必须要死。

这一观点得到了羊城晚报总编辑刘海陵的赞同。他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报纸得死,不能适应互联网时代变化的就要淘汰;第二句是基于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以报纸为符号的传统媒体,经过几十年专业的打磨有其生存的土壤和环境,这个意义上讲报纸不会死。

冲击报纸垄断地位的是移动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媒体变革,更多的传统媒体人才出走于门户、新媒体与自媒体,反过来看自己的母体却又是另一番视角。

蓝鲸传媒联合创始人李武也是做报纸出身,他认为曾经是报纸优秀传统的人才传承体系,现在很多报社都已经断裂了,正是基于这种现实,蓝鲸搭建了以信息共享、业务交流为主旨的记者平台,才从封闭走向开放,并获得了两轮融资。他对互联网思维的理解是,以前要做对的事情,现在则要做快的事情。

而在高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相对于纸媒,一个新媒体产品的生命周期其实比传统媒体更短暂,其在高峰与低谷间的震荡也更加频繁。

新浪微博兴起于2009年,经过三年的鼎盛发展,这种带有典型媒体广场属性的社交媒体,在个人社交属性更突出的微信冲击下,也出现了活跃度下降的现象。而从去年以来微博出现了回暖的迹象。新浪微博常务副总经理曹增辉透露,2015年第一季度微博的月度活跃用户约有两个亿,日活跃用户约一亿,而且手机端的用户已超过了85%。这样的数据让微博运营者看到了进一步发展的乐观趋势。

而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生死衡量的标准都高度地趋同于变现能力。曾经拥有垄断性利润辉煌的中国报业,到现在依靠广告软文、风险投资等圈钱变现的自媒体,其实也都在焦虑于瞬息万变的盈利模式。站在广告主的位置,左右沙发副总裁俞雷看到的只是“琐碎和焦虑”;而站在媒体人的角度,红网总编辑隆国栋看到的则是“一个字钱,两个字挣钱,四个字如何挣钱”,对自媒体的鄙视一度让对话充满了火药味。

传媒扫地僧:新闻业需要创新式的回归

对传统媒体来说,无论是局中人的坐立不安,还是搅局者的咄咄逼人,都让人深感转型之迫切。从新闻史的角度看,任何一种媒介的发生发展,转型都伴随其中,但对更多的媒体个体来说,转型却并非是一蹴而就的。

但这种速度却让媒体等不得,一旦生存效益下滑,继而产生会产生减薪、减员等连锁反应,引发团队动荡,而人才流失之后,媒体的转型也就更加举步维艰。像都市快报近年来的中高层管理者一直保持了一个很稳定的队伍,但现在也面临着“生死时速”的问题,能不能利用媒体的价值变现就变得很重要。

一方面是生死时速,另一方面却是路径模糊,媒体融合转型之路不只是“两微一端”(微博、微信和客户端),更重要的是从采编流程、用户、传播渠道、商业模式等多链条的发生根本性的颠覆。就像尹明华所说,“互联网+”的核心并非是一个简单的物理层面的“+”,而应该是一个化学反应,只有各方面的元素融合在一起、关联在一起,它才能产生价值。

细究在一个传播链条中,内容、渠道、技术与产品的元素融合,借助互联网时代的数据挖掘技术,产生深度的化学反应并非没有可能。而这一点恐怕需要回归。

一是回归新闻业的传播本质,深耕内容,将内容做到极致。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门户网站与自媒体,都应回归到内容建设。优质的内容在这样一个信息过载的时代,依旧是稀缺资源,而在去中心化和碎片化的时代,专注力的吸引同样是稀缺的。好的内容从微观上讲是可以产生价值的,从宏观上则是媒体变现的核心竞争力。左右沙发副总裁俞雷就表示,他们是一家愿意为内容买单的公司,下一步会加大对好的内容和自媒体的品牌投放。

二是创新式的回归。回归不是简单地倒退到古典媒体时代,而是拥有时代特点和发展趋势的创新式回归。创新是所有转型的关键,如果在转型中没有创新的基因,没有基于对垂直领域内容的深耕挖潜,如果缺少对本地化传播的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无论是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都会面临着死亡的宿命。

三是人才的回归。在七场对话中,最后一场压轴对话在五名资深的传统媒体总编辑中展开,被一致认为是最具有情怀与才华、激情与理性的深度碰撞。总编辑们的精彩表现和临场发挥,亲身证明了传统媒体拥有着具有深厚功底的人才积淀队伍,而这恰恰是新媒体、自媒体人所缺乏的,但由于种种原因,这种人才的流失摊薄了传统媒体的板凳厚度。另一方面,以今日头条和一点资讯为代表的新闻聚合平台,在与传统媒体抢夺优质内容生产者的资源,他们的传播逻辑就是控制住内容源,吸引更多的人入住开通自媒体帐号,然后通过技术引擎的数据推荐,让每一个优质内容都能最短时间内精准地找到适合的读者(用户),实现信息匹配和兴趣社交。

以卖萌闻名网络的微博红人延参法师,表面上与传媒圈无关,但他却洞若观火,以戏谑的语言告诫媒体人:“剃度不是路,创新才是路”。互联网是人人参与人人共享的,用好这个时代,所谓的传统媒体、新媒体与自媒体的分野会自然消失。

诚如和尚所言,在媒体大变革的时代,传媒更需要“扫地僧”,坚守各自的媒体领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深耕,不为浮躁所动,不为名利所累,回归到新闻人最本质的部分,以精湛高超的专业修为,引领媒体融合的转型之路。

在此次深圳峰会的召开前夜,深圳市开始拆除具有典型时代藩蓠特征的“二线关”。这被当地舆论认为是特区是深化改革、清除自我壁垒的又一次“大破大立”。而对媒体人来说,无论是区域壁垒、资源壁垒还是体制壁垒,都需要有像拆除“二线关”一样的自我革命和冲破藩蓠的勇气。

武学中的“重剑无锋”与“唯快不破”,代表了气宗与剑宗的两个剑术名派,但殊途同归,二者均以创新为宗。以此来观照时下的传统媒体与新媒体,隐喻之外有更多的积极意义。

正如同深圳特区报业集团副总编辑、深圳晚报总编辑丁时照在峰会上的结束语而言,“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这是一个变革的时代,媒体人已经闻到了死亡的味道,而死亡的不仅仅是传统媒体,还有日新月异的新媒体。“所有的孽障都是自己造下的,所有的福祉也都是自己创造的”。

原标题:一名85后自媒体人让一群媒体大佬震惊了

精彩推荐